云南彝医药发展按下“快进键”

2018-11-18 23:34:36 123
  • 收藏

      说起彝医药,可能很多人会觉得陌生,但它其实就在我们身边。为人熟知的云南白药气雾剂、排毒养颜胶囊就是彝药制剂。

      今年8月,《关于加强新时代少数民族医药工作的若干意见》发布,明确了少数民族医药的发展目标和重点内容,也让人们再次关注少数民族医药的发展情况。而在这之中,有许多独到之处的彝医药表现尤为突出。一方面,“一元、二气、五行、六路、毒邪”学说成功建立,为彝医药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另一方面,《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彝医药条例》出台,以法律法规的形式为彝医药发展保驾护航。

      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是彝医药的重要发源地和传承区。如何传承发展彝医药,这也是云南省彝医医院(楚雄州中医医院)几代院长都在思考努力的事情。

    从“草太医”到正规军

      云南是彝族聚居地之一,彝医药在当地应用广泛。凭借云南丰富的植物资源,当地彝医多善用植物药,且又常以鲜品入药,因此老百姓称彝医为“草太医”。

      1983年,楚雄州中医医院率先将彝医药引入医院,成为全国第一个成立彝医科的大型医院。该院依靠自身专家资源传承挖掘彝医药理论,推广应用彝医药技术,培养彝医药人才,相继开设彝医骨伤科、彝医肛肠科等彝医门诊。让“草太医”成为正规军,服务更多百姓。2003年,云南省委编办和省卫生厅批复同意楚雄州中医医院组建为云南省彝医医院,成为全国唯一的省级彝医医院。

      “两年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还能站起来。”在云南省彝医医院中彝医特色治疗科,李阿姨一边做着艾灸一边对记者说。李阿姨家住云南保山地区,两年前的一次腰椎间盘突出手术造成她腰椎受损,之后她不仅无法下床走路,而且腰腿一直剧烈疼痛,止痛药也无法缓解。

      两年间,家人带着她辗转多地寻医问药,却没有丝毫好转。在楚雄工作的儿子听当地人说,云南省彝医医院的彝医药技术在治疗这些疾病方面有不错的疗效。抱着试试的心态,家人带着李阿姨来到该院治疗。

      云南省彝医医院中彝医特色治疗科主任李育红依据彝医“清浊二气六路学说”,通过针刺进行治疗,对内调理清气三条路,调理脏腑,在外打通浊气三条路,疏通经络,同时依靠艾灸温肾阳、通经络、除瘀毒。一周后,李阿姨的症状得到明显缓解,15天后,她就可以不依靠别人的帮助站起来,并且可以自己拄着拐杖行走。这让她对彝医药的效果赞叹不已。

      李育红表示,随着治愈的患者不断增多,彝医药的名声越叫越响,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患者。

      2016年云南省彝医医院还牵头成立了楚雄州中彝医医疗集团,全州共167家医疗机构加入,搭建起州、县、乡三级中彝医协作体系,让彝医药技术下沉到基层,服务更多百姓。

    从“小散乱”到成体系

      “几十年前,彝医药只在民间和少量的医疗机构里传承、应用,仅依靠师徒间‘口传心授’的方式进行传承。”云南省彝医医院院长许嘉鹏介绍,过去,彝医药理论只散见于彝医古籍和彝族文化典籍中,没有形成系统的理论体系,呈现出“小散乱”的特点,其传承发展受到严重制约。

      为开展彝医药理论体系挖掘整理工作,1999年,楚雄州政府在楚雄州中医医院彝族医药科的基础上成立了专门从事彝族医药研究开发的楚雄州彝族医药研究所,2003年又在此基础上组建了云南省彝族医药研究所。在此期间,研究所不断组织专家对《齐苏书》等彝医药古籍和文献进行收集整理,总结其中的彝医药理论。

      2005年,随着《中国彝族医学基础理论》《中国彝医方剂学》《中国彝族药学》等7本专著的相继出版,该院逐渐建立起以“一元、二气、五行、六路、毒邪”为主线的彝医学基础理论体系,并得到广泛认可,为彝医药的研究与应用奠定了理论基础,也为彝医药事业传承发展扎下深根。

      “仅有理论体系还不够,必须构建彝医药事业体系,才能推动彝医药全面发展。”许嘉鹏说,基于此,云南省彝医医院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彝族医药馆,填补了国内“彝族药物标本库”的空白;持续推进彝药制剂研发,陆续研发出养胃解毒胶囊、利胆解毒胶囊、紫灯胶囊、止泻胶囊4个国家准字彝药新药;建立彝药种植养殖基地,开展对濒临灭绝的彝药进行引种驯化和种苗繁育;开展彝族医教材编写工作,出版《彝医基础理论》《彝药学》等5本培训教材。

    彝医药发展进入法治化新阶段

      今年9月1日,《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彝医药条例》正式实施,提出把彝医药作为优秀民族传统文化来传承和保护,作为一个支柱产业来发展,作为一项全民健康事业来推进。

      这一条例的制定,离不开云南省彝医医院的不懈努力。

      2000年,云南省彝医医院就依靠自身对于彝医药事业发展的判断,开始呼吁制定彝医药条例。经过许嘉鹏等两代院长以及多位专家的坚持,制定彝医药条例的提案最终得到了楚雄州人大的重视和采纳。

      2016年12月,《条例》起草编写工作正式启动,楚雄州人大成立了《条例》制定工作领导小组和起草小组,并将领导小组办公室及起草小组办公室设在云南省彝医医院。该院安排多名工作人员参与《条例》的制定工作,从实地调研、起草编写、多次修改完善、讨论汇报,全程参与。此外,该院还负责《彝医医师考核认定办法》《彝医治疗技术规范》《彝药认定办法》等6个配套文件起草工作。

      楚雄州人大常委会主任任锦云表示,这是我国第一部彝医药方面的立法,也是云南省第一部民族医药单行条例,标志着彝医药文化的传承、保护、弘扬、管理、发展进入了法治化、规范化、科学化、制度化的新阶段。

      “《关于加强新时代少数民族医药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30年,要在民族地区建立较为完善的少数民族医药健康服务网络,提高健康服务能力等,《若干意见》的发布将有力促进彝医药的发展。”许嘉鹏说,未来,医院将围绕彝医药理论研究、彝药研发、彝医治疗技术推广应用、彝医药人才培养等几个方面持续开展工作,同时,发挥彝族医药特色和优势,将彝族医药积极融入云南省打造“健康生活目的地”的战略部署,打造彝医药的“大健康产业”,让彝医药更好地服务于百姓健康。


    全部评论
    登陆更精彩~
    X